中照资本-城市·产业运营服务商

私募基金发展呈现四大特征及未来展望

中照资本、中照(深圳)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中照(深圳)资产管理发展有限公司

从2004年到现在,中国的私募基金业风雨兼程15载,已是中国资本市场体系中的重要一部分。特别是2018年4月份,资管新规开始实施。无疑这将对中国的资产管理行业以及基金业的未来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资管新规明确对私募基金的信息披露频率、杠杆比例以及私募基金管理人履行主动管理职责等等都作出了明确要求,显示出监管机构规范发展私募基金业的决心与信心。这是私募基金的一份重大政策红利。中国私募基金行业必将迎来了一个更阳光、更规范和更大规模化的发展的新时代与大时代。

一、私募基金新时期的四大特征

进入2018年以来,私募基金行业延续健康、有序的发展态势,监管体系不断完善,行业自律体系不断健全,社会公信逐步形成。中国私募基金业的发展日益呈现出下列比较明显的特征。

一是实现了量的扩张。

截止2018年前三季度,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8922家,管理资产规模2.39万亿元;私募股权与创业投资基金管理人14561家,管理资产规模8.44万亿元;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登记的私募基金管理人24255家,管理资产规模12.80万亿元。中国私募基金市场的发展已经有了明显的爆发式增长。

二是行业发展开始进入了质的发展新时期,业内一批抗风险能力强、风控水平较高的头部私募基金崛起。

最新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前10个月,已登记私募基金管理人管理基金规模在100亿元及以上的有232家、50亿元到100亿元之间的有278家、20亿元到50亿元之间的有670家、10亿元到20亿元之间的有798家、5亿元到10亿元之间的有1143家。

三是行业开放程度的不断提升,土洋私募基金竞合的时代到来。

2018年6月份,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发布了《关于合格境内有限合伙人(QDLP)在协会进行管理人登记的特别说明》,其中提到QDLP管理机构要想在中国境内开展私募投资基金业务,必须在协会登记为私募基金管理人。2018年下半年以来,外资私募布局中国资本市场的步伐明显加快。洋私募的到来对本土私募而言是挑战更是机遇。我们应该抓住对外开放提速的机遇,推动本土私募高质量发展,塑造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中国私募新形象,提升中国资本市场在全球的影响力。

四是行业自律与行业治理水平得以提高。

2018年以来,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不断强化主动自律、行为自律、过程自律,推动市场化信用博弈和信用约束,积极发挥业务规则和行为规范的具体矫正作用,与行政监管、司法惩戒共同构筑了相互协调、相互补充的行业治理格局。事实上,行业自律既是行业发展的内在需要,也是《基金法》的最基本要求。

二、私募基金行业发展展望

1.私募基金的监管方向——规范化、透明化

(一)完善登记备案须知

证监会在布置2019年重点工作任务时,明确坚持把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放到更加突出的位置,并且要重点做好股票质押、债券违约、私募基金等重点领域风险防范处置。可见,私募基金的从严监管将是常态。针对当前私募基金行业的新趋势、新问题,基金业协会在证监会指导下将进一步加强过程信用与行为管理,推动三方面过程自律建设。

更新完善私募管理人登记须知(已发布):明确股东真实性和股权架构稳定性要求,严禁股权代持,重点关注股权结构层级过多、循环出资、交叉持股及为规避出资人相关规定而进行特殊股权设计等情形。厘清管理人登记边界,强化集团类机构主体资格责任。明确关联方要求,对关联方为投资类公司、关联方同业竞争等事项提出合理性审查。加强高管及从业人员合规性、专业性要求,原则上除法定代表人外,其他高管不得兼职,相关从业人员应具备与岗位要求相适应的职业操守和专业胜任能力。

强化公平对待投资者和投资者利益保护要求,对证券类产品,在安全垫设计、费用回拨机制、业绩报酬提取机制和结构化收益分配机制等方面作出必要限制;对债权类产品,要求封闭运作,基础资产应完成债权转让登记,要向投资者披露债权底层资产的债务人、项目情况、剩余债务期限。

(二)全面实施信用信息报告制度

推动市场化信用约束机制。目前协会已经发布《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会员信用信息报告工作规则》,而协会即将发布《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管理人会员信用信息报告指引》。

即将发布的股权类机构信用信息报告将重点考察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管理人的合规性、稳定度和专业度。该制度将为行业提供信用推荐和信用验证服务,帮助相关金融机构建立私募机构“白名单”,让信用记录良好、内部治理稳健、历史业绩优秀的私募机构有机会脱颖而出,获得更低展业成本、更大展业空间。

2.募资端:引入养老金、理财资金、保险资金等长期资金

就我国而言,养老金、理财资金和保险资金是未来相当长时期内最主要的长期资金来源,养老金、保险资金本身就有长期资产配置的需求,而理财资金中的相当一部分属于居民中长期可投资资产或养老储蓄,经过向配置型产品转换,此类资金将成为真正的长期资金来源。养老金主要依据生命周期进行资产配置,代表性做法是配置于公私募基金。证监会在布置2019年工作任务时也提出,要推动更多中长期资金入市,鼓励保险资金、全国社保基金等扩大入市规模。

在资本市场引入长期资金方面,2018年我国取得了两个政策突破:一是养老金第三支柱建设,保险产品获批先行先试,并通过税收优惠政策提供重要支持,同时计划2019年将把公募基金产品纳入到投资标的,政策协调效应将得到进一步的充分体现;二是慈善基金把证券投资基金纳入投资标的,开启长期资金规范运作新篇章。伴随着资本市场的发展成熟,优秀的私募基金未来也可能会被纳入到这些长期资金的投资标的中。

3.投资端:大力发展私募股权/创投基金

证监会在布置2019年重点工作的另一项任务,是提出要健全多层次市场体系,支持企业拓展直接融资渠道,深化创业和新三板改革,加快发展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私募股权投资在风险收益特性上,表现为长期性、高风险、高回报。从投资属性来看,私募股权投资与长期资本形成是高度契合的。

如果将长期资金配置范围扩大到私募股权和创业投资基金,将真正实现长期资金与长期资产的匹配,它既能从根本上改善实体经济长期资本金的来源,同时也能够让投资者真正获得与我国经济发展潜力相一致的长期回报。另一方面,2019年上交所科创板及试点注册制的推出,将极大地缓解私募股权基金的“退出难”问题,更好地服务科技创新和经济高质量发展,私募股权基金和创业投资基金将迎来更大的发展机遇。 

来源:似募君

版权所有 © 中照(深圳)基金管理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