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照资本-城市·产业运营服务商

金融支持乡村振兴的阻滞及破解途径

中照资本、中照(深圳)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中照(深圳)资产管理发展有限公司

乡村振兴是党的十九大作出的重大战略部署。近年来,金融机构配合乡村振兴战略推出了一系列举措、取得了积极的成效。但是由于现实的体制性、机制性等原因,基层金融在支持乡村振兴中存在一定的困难和问题,制约了金融服务质量和效果,亟须予以破解。

金融支持乡村振兴存在的主要问题

农村小微企业融资难现象较为突出。近年来,农村融资渠道呈现多元化趋势,生活性融资主要靠民间借贷,生产性融资主要靠银行贷款。农村小微企业是乡村振兴的承载主体,同时又是金融服务的需求主体,其融资需求呈现由小额、分散向大额、集中转变的特征,生产经营更多地依赖于银行融资。处于成长阶段的农村小微企业,融资难仍是制约其发展的瓶颈问题。目前商业银行普遍对贷款准入条件有着刚性规定,服务小微企业的金融产品大多是针对发展成熟期的小微企业,处于成长期的小微企业则因财务制度不完善、资金投入不透明、货款结算不规范等,银行难以判断小微企业经营状况,从而影响对其授信和信贷支持。融资难抑制了小微企业的创新发展。

商业银行服务乡村振兴的政策措施不够到位。农村基础设施是支撑乡村振兴的物质基础。为加快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推动乡村振兴战略实施,近年来,国家先后出台了创新农村基础设施投融资体制机制的指导意见,鼓励商业银行加大对农村基础设施信贷投放力度,改善农村金融服务。特别是提出重点涉农银行要发挥面向“三农”、商业运作的优势,加大对农村基础设施的支持力度。但从基层落实情况看,商业银行缺少配套政策的顶层设计,现有的业务模式和产品体系难以匹配乡村振兴的需要,在绩效评价、资源配置、信贷授权等方面,不同程度地限制了基层商业银行支持农村基础设施建设的积极性。

面向乡村振兴的金融服务产品相对滞后。主要表现在信贷产品和保险产品两个方面。在信贷领域,基层商业银行信贷产品同质性较大,针对不同农村地区的差异化、个性化产品创新不足。如农村消费信贷发展明显滞后,基层银行机构开办的个人消费信贷业务服务对象重点是公务员和事业单位在职人员,在贷款门槛设置上普遍将广大农村居民拒之门外,难以满足乡村振兴日益多元化的农村金融服务需求。在保险领域,农业保险市场发展缓慢,涉农保险品种少、产品结构不合理,如花生、蔬菜、果树等经济作物普遍没有纳入保险范围,有的县市种植的小麦、玉米参保率不足15%,农作物品种没达到应保尽保,农民没能尽享保险产品的普惠便利。

金融支持乡村振兴存在现实障碍。金融机构在支持和服务乡村振兴中普遍存在三大障碍。

一是信用信息不对称。农村征信系统建设远远滞后于城市,农村信用信息零星分散参差不齐,没有实现系统性整合,信息可获得性、完整性、准确性较低。加之农户诚信意识不强、农村小微企业财务运行不规范和有效抵押物缺失等,加大了金融机构对农村经营主体信用评定的难度,导致金融服务运营成本高、风险大。

二是产业体系不完善。目前,农村土地流转未形成规模,直接参与土地经营的合作社、专业协会数量普遍较少,农村产业化链条中的龙头企业、中介组织(专业合作社)、农户等各个经营主体之间难以真正形成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有机共同体。维系产业化经营的往往是临时性、短期性的合同或松散的口头协议,加大了产业化经营的风险。产业化运行机制不畅,阻碍了金融服务的规模持续投入。

三是保障机制不足。农业作为弱质产业,生产经营风险大、成本高。调查发现,与“三农”发展相适应的政策性农业保险、涉农贷款风险补偿、农民专业合作社的财政性扶持等补偿保障机制普遍不足,金融机构在支持农村经济发展中存在后顾之忧。保障机制缺位影响了金融资源对农村地区的倾斜配置。

破解阻滞的政策建议

完善政策保障机制。一是建立政府农业风险补偿基金。实行地方政府、商业银行、融资担保机构共同参与、合理分担的可持续合作模式,对金融支持乡村振兴的信贷投入给予一定比例补贴,对形成的涉农不良贷款按一定比率进行风险补偿。二是深化农业保险制度建设。发挥政策性保险功能,加大对农业政策性保费补贴范围,让更多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分享政策性保险红利。发挥财政补贴、税收减免等政策的引导作用,鼓励商业性保险机构拓展农业保险市场,创新开发适应乡村振兴需要、风险共担、利益共享的新型保险产品,为遭遇灾害损失的农业经营主体提供救助保障。

优化金融资源配置。针对乡村振兴中存在的金融供需矛盾突出的问题,建议各级金融部门联手加大对农村金融设施和信贷资源的配置力度,让农村金融真正回归支持乡村振兴的本源。各涉农商业银行应加强顶层设计,改进对基层行考核方式,支持信贷资金向农村基础设施、农业龙头企业和农村产业化项目倾斜,尽快改变信贷服务过多偏离“三农”的现状。农业政策性银行也要立足广袤的农村田地,积极开拓领域、创新品种,为农业综合开发、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注入更多的金融资源,缓解农村大项目建设资金紧缺的困境。同时,各级金融调控和监管部门也要适时建立金融支持乡村振兴的考核激励机制,促使各项金融政策早日落地生效。

创新农村金融服务。着眼乡村振兴的金融服务需求,各银行机构应尽快打破传统“僵化”的授信管理和信贷审批格局,因时制宜、因地制宜地加大金融产品和金融服务的创新。针对农村小微企业、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农民专业合作社、家庭农场等不同类型的农村经营主体,打造推出差别化金融产品体系,实行量体裁衣、一类一案、一企一策,精细化管理、差异化定价,尽力满足农村产业化链条各个环节的金融服务需要。要深耕农村普惠金融之路,改进信贷管理方式,探索适合农村经济、小微企业特点的授信评价机制;改进贷款定价管理方式,合理确定涉农贷款利率水平,让金融活水精准滴灌到农村实体经济。

改善农村营商环境。首先,要加快农村土地流转进程,便利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规模化经营,加快完善土地使用权抵押登记,拓展农村“两权”抵押市场空间,从根本上解决农民专业合作社、家庭农场融资过程中的抵押担保难的问题。其次,要加快农村信用平台建设,发挥金融机构、政府部门、中介组织合力,共同征集、整合农村基础信用信息,实现信息实时传递和即时共享,降低银行信贷考察和信用评级的风险成本。再次,要加强农村地区征信管理、信贷政策、财务制度等知识宣传,指导小微企业严格执行财务管理制度、提升自身融资能力,引导农村各类经营主体提高信用意识、珍爱信用记录、守法诚信经营,全面培育良好的农村金融生态环境。
 

来源:中国金融新闻网

版权所有 © 中照(深圳)基金管理有限公司